福智新竹鳳山寺學僧--【前世今生】兩個母親  

現在要對大家說的是兩個母親的故事。之前,聽完這兩個故事我自己最大的感覺是:無知是最大的過患。不知你們聽完會有什麼感覺?前世今生_兩個母親

兩段故事都發生在以前,一個比較沒那麼久,也都是日常師父聽到且證實的故事。之前有一個學佛的人叫蔡鐵泉居士,他是一個福報很好的人,家裡很有錢,不僅信佛,也跟著當時一個很有修行的大德學佛法。蔡居士後來把世間事業結束掉,很認真地跟著這位大德一起學,也參與師長的弘法事業。他對母親很孝順,他的母親涵養很好,沒有信佛,但是對於孩子做這樣的投入和轉變,也沒有特別反對的意見。她的兒子常會對三寶做豐厚的供養,捐不少錢或捐一些土地等,有時母親難免會講幾句話,然而大家始終認為她是位很有福報、很有涵養的母親。待其母過世,孩子很發心,供養三寶、僧團,為其母做功德、超薦。

後來有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兒子常常生病,每次發作皆突如其來,且非常痛、非常冷,讓他無法承受,不知該怎麼辦?蔡居士的師父很想幫他,有一次帶他去找一位當時很有修行的人,那個修行人的成就,今天常師父也很肯定。

 

兒子供養三寶 母障礙
墮惡趣中受苦 至心懺

一般有真實證量的大德是可以看到人的過去和未來的業緣的。那個大修行人在蔡居士旁邊看到一個人,覺得此人內心滿苦的,後來修行人認真去了解一下,看到她是蔡居士已過世的母親,但處境好像不在善趣,因此慢慢和她溝通,確認其身分,果然是蔡居士的母親。問她今天來幹什麼?她不好意思地說:「我今天是來懺悔的。」為何她會不好意思說?她說:「生前人家都說我是有錢人家的老太太,兒子又這麼孝順,替我做這麼多功德,死後卻不在善道,常常頭很痛而下半身又極寒冷,處境也不太好。現在覺得我做錯事情要來懺悔,又開始有點放心不下,好像很沒給小孩留面子。」蔡居士當時在場,就說沒關係,他的師父也開導說沒關係,懺悔是很好的事情,不用害怕。她便開始講:「我第一個想懺悔的,就是以前我兒子對三寶做很多供養時,我沒有生起隨喜心,反而對其障礙。最後我兒子一想供養時,就知道我會生氣、反對,可是他又很想供養,覺得供養對我很好,因此左右為難,很多事情都很不好做,這是第一個要懺悔的。」

她為何當初會阻止兒子供養?因她嫁到他們家時是勤儉持家,一點點省起來的,才維持到今天這種發達的局面,自然而然養成節儉的習慣。因此兒子對三寶做很多供養時,她不樂意且常阻止。阻止的結果就是目前這種處境,雖然兒子很孝順,一直用她名字做很多供養三寶的事,但她受用不到那功德,因她本身排斥這種事情,即使功德無量無邊,自己卻受用不到,現在死了,到了這種處境,她體驗到了,很想懺悔。

第二個想懺悔的事,以前也會讓兒子和媳婦之間很為難,會出一些難題讓兒子、媳婦不知如何是好,這個事也懺悔。為何懺悔?她講她的心態:「當初小孩是我養大的,我整顆心對你,你現在長大了,也應該整顆心對我。」但孩子沒有,一顆心不只對著她,還對著太太及很多人,她也知道自己不對,但內心習慣性地認為,你一顆心應該全對著我,有時會在家裡製造一些狀況--是要向著我?還是向著她?媳婦有時會很為難,這事她也懺悔。

第三個要懺悔的事情,她覺得這個比較嚴重。兒子捨得大把大把出錢供養三寶,最後連小孩也都送去出家了。她說當初孫子送去出家時,她只有一個感覺,連自己親生兒子都肯捨,哪天會不會也把我這個老媽給捨了?可是這也不是她內心最擔心的,她想:「我現在老了,有你這兒子可依靠,你現在糊裡糊塗把孩子送出去,將來老了怎麼辦?靠誰呢?」媽媽一直替小孩擔心,所以一直隨喜不起來,內心有一點點偷偷在埋怨,為何佛陀的教法要大家妻離子散?能否創造一種教法讓大家不用出家,可享天倫之樂,又學佛,這有多好。心情受此影響,聽到任何人出家,她都高興不起來。也因此,在別人眼中,她是一個兒子信佛的老太太,涵養、風度都很好,也很體面,也沒什麼特別脾氣,兒子做這些事,雖然嘮叨幾句,沒什麼特別反對。表面上看起來都很好,實際上她內心裡面潛在的想法,就是我們剛才所說的這些,可是這些東西在現實世界中,不太容易感受到它的力量,但在死了以後很清楚呈現出來,她自己在不算很好的地方受苦,原先兒子替她做的很多功德,她都受用不到。

她還要懺悔第四件事,她有一個非常鍾愛的首飾,價值很多錢,是兒子送她的,她非常高興,死時並沒要求這首飾一起陪葬,只是想把它留給兒子,希望兒子一看到這首飾就會想到她,她當初是這樣想法。但兒子對三寶信心很強,把那價值連城的首飾也供養三寶了。她覺得這事她最放不下,雖然她已懺悔了,但還是放不下,她覺得這麼好的東西,當時沒帶走,是想讓兒子看到了就想到她,結果居然把它也送走了!這事她非常受不了,到現在還想不開!

等那修行人把這些狀況都了解清楚之後,見到那母親也了解自己當初的抉擇是不對的,也很想懺悔,修行人便替她發了一個願,並告訴她:「妳也一起發,生生世世要用自己的生命、財物及種種所有一切善根,完完全全供養上師、三寶,用這種發願強猛的力量,幫助妳脫離不好的業力。」同時修行人見她很喜歡那首飾,便觀想很多同樣的首飾一大簍一大簍如香蕉般地送給她,希望她收得到。為什麼收得到?本來她兒子就為她做了很多功德,她是有那些資糧的,原先還沒懺悔之前,那些排斥的業還擋在那裡,現在內心轉變之後,供養功德所感得的最好的東西就收得到了。母親看到這種情形,有點回心轉意,原來東西供養三寶之後,變得越來越多,並不是沒有了。她一想到供養三寶的功德,心也轉了,也很高興,一高興、一隨喜起來,業便轉變得更快,好東西越來越多。

 

轉心轉業 果報不思議
殷切皈依 變成護法神

那時蔡居士的師父開口了:「其實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要先皈依。」那母親說:「我已經皈依過了。」蔡居士的師父對她說:「不是形式上的皈依,妳需要真正的皈依,現在的經歷已讓妳了解佛法的好處、三寶的絕端可貴,用這種心情很認真、殷切去求皈依。」可是,要皈依前她還有些話要說,母親向蔡居士的師父抱怨:「你看我兒子現在已五十幾歲,跑來你居士團體做佛法事業,奇怪,你們的事業怎麼事情這麼多?我兒子有病在身,你們還把他當牛用,我是她媽,我很心疼。」她問師父:「你們到底有沒有休假?」蔡居士的師父說:「會,會有休假,不過更重要的一點,不要用現世觀點來看,真正要看到的是當你付出體力、心力,造了這麼好的善業之後,將來真正感得的果,是得到人天無窮無盡的福報。從這點來看,其實現世身心的磨練,是有代價的,真正重要的中心在此。」其實,蔡居士的母親很幸運,她內心潛在排斥大乘的佛法事業,這種排斥大乘法所造的業非常嚴重,有這種機會能轉回來、能被救回來非常非常地難得,一定要把握機會很認真地皈依。

她本來就對師父信心很強,加上有了這些轉變,就開始跟著蔡居士的師父皈依:「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念第一遍時,修行人看到不同的事情發生。她經常性的頭痛已經消失,下半身很冷的感覺,也消退了。念到第三遍「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時,母親的形態整個變了。原來是一個神道眾生(有福德的鬼),三皈依圓滿之後,已經變成男相,很威猛、很莊嚴,身上有光,是天人!皈依之後變成天人,業轉變得非常快,她自己都有點不相信:「皈依這麼好!怎麼可以轉這麼快?」於是她不放心地跪著向蔡居士的師父說:「拜託不要讓我變回去。」蔡居士的師父問她,皈依功德很大,妳可用皈依的功德自己抉擇一個去向。她想一想,想做一個自由自在的護法神,如剛剛所說的,是個男的天人,並且成為很威猛的護法神(後來才知道是瑪哈嘎拉的眷屬)。變成護法神之後,接下來講出的一些話,她兒子都很訝異,這會是他媽媽那種程度講出來的話?她跟兒子說:「你不用害怕,我現在已變成護法,而且我也在進步中,所以講出來的話,你會想不到,可是我還是你媽沒有錯。」她已變成男的護法,她還認為是他媽媽。她說了幾個特點,提到類似蔡居士家中情形的例子為數不少。

 

眷屬不合 上下欠溝通
護法祈請上師多關照

很多人已整個投身在佛法事業裡,甚至把小孩送來出家,全心全意護持。可是他們的家人常做的一種行為,叫作「後門的戰爭」--在後門打戰,表面上看起來很護持也沒什麼反對,但實際上他們的內心是想不開的!為何要這樣替三寶付出和投入?為何為三寶做事要這麼累,又不得休息,還要把小孩送到寺院出家?因為想不開,所以對任何人供養三寶、出家的行為都沒辦法生起隨喜,潛在也越來越多排斥,其實在過程中對自己是一種損害、非常大的損害;因實際上障礙佛法、障礙大乘事業,他的後果很可怕,會到三惡道去。所以成為護法的母親向蔡居士的師父做了一個祈請,希望能觀照到這一點,注意到這一點,關心也幫助這些沒辦法想通、理解的家屬。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這個例子,會看到一個特徵,母親之所以能夠幸運地轉過來,其根本原因在哪裡?就憑她兒子在三寶事業中投入這麼多!為她做這麼多功德。沒有這些功德和資糧是沒什麼憑藉轉回來的,也沒有什麼緣能得到蔡居士的師父的幫助和皈依,沒有這種機會。

然後她提到第二個問題,她向蔡居士的師父說,你要留意一下你現在所有學佛的弟子,大家彼此平時要多溝通,如不溝通的話,上面的去帶下面的人,每個上面的人所說的不一樣,下面的人沒辦法把它融合在一起,到最後不是腦筋打結,就是挑其中一種,最後你的教法和事業會分出很多派別來,所以做弟子的平時要多做橫向溝通。實際相狀是如此,例如我和你是同一層次的人,彼此內心不能融合、不能協調,彼此排斥的話,那我出去講一個,你出去講一個,別人同時聽起來,一定不能把我們的話融合,這是真實相狀,這很重要。

這次懺悔的過程,有一件事很特別,就是開始所說的,她在世間是個很好面子的人,本來內心有很多的埋怨和懷疑,但她都不提,裝得好好的。等到她死了之後一直在受這種苦,她覺得自己不能再好面子了,也不能再為兒子留面子了。其實她也很擔心會讓兒子的面子掛不住,但她寧願把這些錯誤發露懺悔出來,一方面痛苦可以解除,一方面自己勇於認錯的關係,反而在兒子心目中會成為一個完美的母親,這點蔡居士的師父很讚嘆,希望每個人都應該學。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雖然這個母親現在已變成了男的護法,但母愛還在,所以她對蔡居士的心情還是跟母親一樣。不過她也向蔡居士的師父保證:「絕對不會偏心!不會因你們的佛法事業裡面,有誰欺負他,就對這個比較不好,對那個比較好。」因為他是護法,責任就是要護持正法,他了解他的責任,所以不會偏心,但面對蔡居士那個心還是和母親一樣。最後護法希望蔡居士的師父為他取一個名字,和以前的清明智護法(編案:請參閱福聲一三十期清明昏頭精)一樣,蔡居士的師父就為他取名叫作「慈護護法」,這是第一個母親的故事。

 

尋仇萬年 女鬼找上門
全家被殺 瞋恨填滿胸

第二個母親的故事和第一個母親的故事有關。蔡居士發病的時候,常常會很痛苦,當然不會是他的母親讓他痛苦,做母親的怎會讓兒子痛苦?於是慈護護法請蔡居士的師父及大修行人一起幫忙解決他兒子的痛苦。後來在另一個時節因緣中,也因蔡居士的師父及大修行人的幫忙,慢慢找到原因。

那天,大修行人一開始就看到一個很痛苦的臉出現在眼前,那是一個女的餓鬼,胸口爛了一個瘡,有一個洞,一直在那邊叫。因為瘡會癢、會痛,她拼命抓自己,把肉和血抓下來,自己吃自己的肉,非常非常地痛苦。她非常恨蔡居士,向他撲過來想把他殺掉。修行人就問她:「你為什麼這麼恨他?」她說:「我受這種苦已經一萬多年!找他只為一件事,為報仇!因為當初他把我們全家三百多人口殺掉。」同時一些沒死的,被關在水牢裡,膝蓋以下泡水,兩隻手及胳膊被吊起來,關到最後,衣服爛了,皮膚也爛了,最後這個女的餓鬼,在牢裡咬舌自盡。所以她的怨恨非常重,怨了一萬多年只想找他報仇。

為何會有這一段過節呢?她回憶當初那個年代有佛出世,那時蔡居士是個國王,餓鬼一家祖先幾代都是對王室非常效忠的臣子,餓鬼的先生叫黃備,取這個名字是隨時準備為皇室效忠。兩家感情一直很好,可是,國王要迎請那時的聖僧及僧團來到他的國家,把金剛乘密續的法帶進國內,國王要供養密續的法,而大臣黃備反對,因此國王把他們全家殺掉了,好讓佛法在國內推行。她覺得很恨,他們一家非常效忠國王,國王卻這麼做,所以她非常恨,恨了一萬年。在水牢死了之後,因強烈瞋恚之故變成餓鬼,胸口爛一個瘡,非常痛苦,一想起這事就非常恨,一直想找蔡居士。

找了一萬年,被她找到之後,她發現那個蔡居士跟著他師父護持佛法事業,有很多強大護法在周圍,她打不過那些護法,所以傷不到蔡居士。但蔡居士也因為業力的關係,本人及其家人常生病,不是身體很冷,就是很痛苦。當她想害死他又害不到,更恨了,心想,當初是你們不對,護法居然還護他不護我,當初就反對佛法,這時便更討厭佛法了。瞋恨越強,便越來越痛苦。餓鬼一直在講她的冤業,蔡居士的師父在旁邊勸她皈依:「妳已痛苦了一萬年,如果現在讓妳報復就能解決問題,就讓你報復。可是報復明明不能解決問題,你已經苦了一萬年,報復只會使痛苦相續循環下去,你先皈依,一皈依痛苦馬上減除,等妳的苦平息,我們再來談,不是很好嗎?」她不肯,她的目標只對準一個:「他為什麼殺害我們忠貞的一家人,連小孩也不放過?」只盯著這個問題看,任何話都聽不進去,在一直逼問的過程,因為瞋心發作的緣故,自己很痛苦,開始又在抓自己身上的血肉。

蔡居士看她這樣受苦,自己也很難過,他告訴餓鬼說:「我絕對肯定你們的忠心,我可能不是有意要殺你們,這中間一定有誤會!我過去做錯了,現在向你們道歉,我絕對肯定你們的忠心,我向你們懺悔。」

那個餓鬼突然傻掉了,躺在地上有點呆呆的。她恨了一萬年,恨得很有力氣,為的就是要你給我一個交代。居然得到回答是:「我肯定你們的忠心,對不起,我錯了,向你們懺悔。」她有點愣住了,她本來想要好好地怪你恨你,結果你向她說對不起,我錯了,我道歉。這麼一來,苦了一萬年,到底為什麼?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辦?傻住了,有點迷惘。

這有一個好處,心變得比較平緩。不過她馬上又抓一個問題,問蔡居士的師父:「當初他迎請的那個出家人就是你。你們號稱佛法那麼好,就應該帶來吉祥,為何你們一來,我們全家反被殺掉?」

蔡居士的師父說:「有什麼問題,你先平靜下來,我仔細把它理出一個頭緒來。你想講道理,應該這樣讓心先平靜下來再講道理才行。」現在講,她有點聽了,因為原先一直鎖著那個為什麼蔡居士殺他全家的問題,不想聽別的;蔡居士的師父這麼勸她,心又平靜了一點。

 

迎請聖僧 兩派擺不平
公報私仇 一門關水牢

平靜的一剎那中,修行人看清楚了,原來真實的業相是什麼回事。原先為何看不清楚?因為心在劇烈的痛苦、瞋恨當中,一旁的修行人沒辦法平穩地觀察到相關的業相,看不清事實的真相。等到他的心稍微平穩下來之後,真相浮現出來,就看得比較清楚了。修行人說:

事情是這個樣子,那時你的國家和另一國家可能會打仗,國內有兩派,一是好戰派,一是主和派。國王是主和派,你先生為首的那派是好戰派,他認為歷來你們國家就是靠打仗吞併別的國家,才換得這麼強大。可是國王這次不想這樣做,他說有沒有辦法不要戰爭,所以把聖僧、密續迎請過來,準備好好供養,可以避免戰爭。

可是主戰派認為聽信佛法這一派,國力會衰弱,他家歷代都非常效忠皇室,覺得不能讓國家這個樣子,忠心耿耿地替國家想,想到一個辦法:半夜放火把聖僧及僧團統統燒死。他就真的去燒,可是聖僧及其弟子都從火海逃出來,無人受傷。可是國王很生氣,下令抓出兇手滿門抄斬。紙包不住火,這是國內主戰派聯合策劃的,所以消息很快洩漏出來,全國都知道是黃備幹的。國王和大臣是最好的朋友,怎麼可能殺自己的臣子,但命令已經下了,一直猶豫不決,事情拖了很久。拖到最後,國王病了,國家內政有些亂了,另一個也是忠心耿耿的大臣,看到這種情況,就跟國王說:「你不用出面,由我出面下令。」他去找聖僧:「現在為了國家安危及國家法律,我必須這樣做,這是造殺業的惡因,請你幫我超渡。」就下令執行這件事。

可是執行過程出了一點狀況,真正負責去執行的人和黃備家有仇,平時就處心積慮很想害他們,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就把他太太及一些人關在水牢裡,讓他們痛苦地死掉。黃備的太太看到小孩被殺掉,自己被關在水牢裡,非常痛苦,非常恨。因為她以為是國王下令的,一直想問國王為何這麼做?我們一門忠貞,為何殺我們?為何殺小孩?她非常恨,在水牢裡一直要見國王,看水牢的帶頭者和他們有仇,一直不讓她見國王,且一直冷笑,最後氣不過咬舌自殺。

 

夫執邪見 墮在寒冰獄
妻因誤會 痛苦一萬年

這批人有一個特徵,就是一萬多年來都不肯改,覺得自己是對的。他們不相信佛法,也覺得佛法不該進入他們的國家。她的丈夫特別明顯,當初國王知道是她丈夫做的。找他過來問:「有什麼證據可以讓你脫罪?」她丈夫說:「沒什麼證據,而且為何要脫罪?我既然是國家最重要的大臣,違犯國家法律一定不會逃走!」這就讓國王很為難。實際上,黃備現在在寒冰地獄,他要到彌勒佛出世才能出來,這個業的特徵是什麼?--很強的邪見!我這樣做是有道理的,而且寧願為這道理而死。這種執著到現在還沒鬆開,那個業很強猛。

等到真相漸漸浮現出來之後,那個餓鬼母親,突然覺得很迷惘、悽涼,她原先設定的要恨這個國王,所以自己非常苦,恨了一萬年之後卻發現是個誤會,國王並不想殺她全家,也不想殺她小孩,是她先生自己選擇非死不可,國王也給過他們生路。她突然發現一萬年來自己的遭遇非常冤枉,原先以為自己受冤屈,沒想到最恨的這個國王一萬年以來也是被她冤枉了!她想申冤,那被她誤會的國王向誰申冤?她丈夫又要向誰申冤?慢慢地她領悟到一個事實--她為了一個誤會,夾帶這麼大的瞋心,痛苦一萬年,非常不值得。因此跪在蔡居士的師父面前,請師父收留她,她要皈依。

 

希求皈依 脫離餓鬼道
惡業太強 落入畜生道

可是當她轉過來想皈依時,因原先惡業太強了,所以她脫離惡業時不像前面那位母親脫離時那麼順利,她脫離時非常痛苦,也非常可怕。修行人說她整個身體浮在虛空上,很快地轉,又摔在地上,又浮起來,又摔在地上,反覆如此,而且感覺快死掉了。蔡居士的師父把握住機會說:「臨死前妳一定要認真皈依。」帶她念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遍,念完第二遍時,胸口上很大的爛瘡口消失了,可是還是很痛苦,她覺得馬上要死掉了,再作一次皈依,跟著念,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念完後就死掉了。死掉時當初和她一起被關在水牢裡的那些人,也大部分變成餓鬼,在她旁邊一直叫,有些已經到了畜生道。

她死掉之後投生變成一種動物,嘴長長的,毛很硬,跑起來很快、很兇,猜出來是什麼東西嗎?對!野豬。而且住的地方也是陰陰暗暗,和原來在餓鬼道住的環境差不多。

蔡居士長久生病有一個特徵,因當初一起被殺的有三百個人,他們並不只是障礙蔡居士及其家人而已,因蔡居士替他師父投入佛法事業,他們一萬年來已經恨得非常厲害,恨到後來只要是蔡居士以及他的師父這一群人想做什麼事,他們都障礙、破壞。所以在推展佛法事業上產生的很多困難、障礙,一部分也是這批人瞋心的關係,製造了很多阻礙。其實對他們來說,結果更不好,當初是排斥佛法落到這種地步,現在更一心一意在敵對,可是這敵對有一個特徵,居然是源於一場誤會!所以後來蔡居士也很幸運,在他生病時,不管是僧團或同行都會幫他,那不是他一個人的事,大家的共業已經連在一起了,當年這個事情也是攸關整個佛法的事情,不是跟國王一人的恩怨而已。現在業感得的相狀,也不是蔡居士一家人的事,而是整個佛法的事,自然而然也不是只幫蔡居士一人,這也是共業的特徵。

 

排斥三寶 無知真可悲
兩個母親 造罪深深嘆

這兩個母親的故事,最初聽到時最深的感覺,無知是最大的過患。感覺從各種各式各樣的角度,眾生都在無知當中。如前面那個母親,現世已那麼好,只是內心裡對事情真相的不了解,對三寶潛在的排斥,就障礙她自己去受用那麼大的功德,受那麼多苦。後來透過自己的經歷,已經知道承事三寶和供養三寶是這麼好的事情,有這麼大的功德,這件事情透過業果她看清楚了,可是見到他兒子在佛法事業裡這麼累時,他又放不下了,又沒辦法清楚。所以無知是隨時隨地發生的,任何一個角度,一個微小的無知,將來都會產生很深遠的影響,障礙我們現世的利樂,障礙自己善根,障礙善法。

餓鬼母親為了一個誤會,白受一萬年的苦,還有很多人在這種相狀中還沒超脫出來,這種誤會是很難解釋清楚,越是講不清楚,就越覺得不依靠三寶的力量,不讓自己最後究竟成就一切智智,一切問題真的都很難徹底解決,從頭到尾我們靠的還是三寶。我記得故事過程那個餓鬼母親,一開始什麼都不願意聽,只一直想一萬年的問題,要給我一個解釋,為何殺害忠臣?為何連小孩都不放過?蔡居士的師父勸她,妳先皈依了才能想清楚,不是想清楚了才皈依。這非常重要,如果沒得到一切智智的加持,永遠不可能想清楚什麼事情,永遠被無明綁死。

第一個母親,聽話,懂得懺悔,也知道自己錯在哪,很快得到善的果報,和第二個母親完全不一樣的。第二個母親為何變野豬?皈依的功德絕對無量無邊,能救脫三惡道苦,但她沒有真正和皈依相應,只是無路可走之下勉強去做!因為瞋心的餘習太強了,已經在鬼道串習了一萬年,一直串習很強的瞋心拿不掉,瞋心的餘習當然是到惡道中去變成野豬。感受最深的還是各種無知、邪見的行相,實際上它產生的過患影響非常深遠,在現世看不清這些行為,覺得他是忠臣,他是好心做出一點事情而已,真正學佛是用一切智智,用業果去看待,才會看出真正真相是怎麼回事。這個特徵要放在心上好好思惟。

文章來源:福智之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廣論福智人 的頭像
廣論福智人

福智金好|福智接班真如老師|廣論|福智團體|福智新竹鳳山寺|福智讚頌

廣論福智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